乌鸦crow

汉代工匠到底是怎样一群妙人啊!虽然老师说工匠是一个朝代里画画技术的末流了,可是我感情上是绝对不接受的!

打个卡~
还是隶书好写,石鼓好难,想哭!

希望可以顺顺利利接下这个工作!这样至少这半年我不会那么丧😂

翠鸟背上那一抹蓝荧荧的颜色到底怎么调啊!!!怎么调都不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