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鸦crow

深夜打卡。
我一般只做我想要做,觉得有必要做的事情。不然的话我宁愿摊着。
虽然这样在我那些时刻想要帮我的亲戚眼中就成了不识好歹,扶不上墙的烂泥。
不过我不在意的,虽然我还不能确切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但是我很确切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。

评论